<code id="3xqzm"></code>
        <code id="3xqzm"></code>
      1. 圖片新聞
        研院首頁 / 圖片新聞 / 圖片新聞 / 正文

        圖片新聞

        【援鄂日記】讓痛苦時間短一點、再短一點
        發布時間:2020-03-30    作者:秦思   閱讀次數:  


        講述者:秦思 南方醫科大學2019級皮膚病與性病學專業博士 (2020年3月27日)


        算來回到廣州指定隔離點已經整整一周了。從24日出發到320日返回,我和武漢,相見于立春,相別于春分,在這段漫長又飛馳的日子里,我們一起度過了2.14情人節,我們一起看了一場雪,我們一起在一個叫“方艙醫院”的地方,迎來了很多人,又送走了很多人。在那里,我還結識了一群連分開的時候都未曾見過對方樣貌的朋友,但我知道他們和我一樣來自全國各地,他們和我一樣都想讓痛苦時間短一點、再短一點。

        師道相傳,奔赴戰場

        2020年1月23日,廣東省率先于全國做出了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一級響應。正好在陽山縣人民醫院下鄉扶貧的我,立即退了飛回成都老家團聚的機票,向科室匯報,隨時待命?;氐脚囵B單位(南方醫科大學附屬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為廣東省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定點醫院),我與同為2019級博士的李婷同學一起立刻投入了醫院隔離病房的值班工作中,處理發熱門診收進來的疑似患者,在他們確診COVID-19后,為他們的健康保駕護航。

        工作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而遠在800多公里以外的武漢,我們的同行們已經疲憊不堪。正如那句話所說,“哪有什么白衣天使,不過是一群孩子換了一身衣服,學著前輩的樣子,治病救人,和死神搶人罷了……”。醫療物資的告急,沒日沒夜地透支身體,病患的焦急和無助,都讓我心疼不已。2月3日,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廣東)再一次吹響了集結號,我第一時間報名,想為湖北的同行們分擔一些,哪怕只能換來他們一晚的安睡。當天下午18:52,我收到了赴鄂通知,但沒有告知地點,沒有告知任務,沒有告知工作環境和條件,沒有告知工作時間,只有一句“大家八點到倉庫集合”。

        我的導師溫炬教授(曾榮獲省委省政府授予的廣東抗擊非典“三等功”)在得知我要去武漢的第一時間,放下手中的碗筷,趕來應急儲備倉庫送行,他說“你真是師道相傳有后生??!”,并提前將新年利是給我,上面寫著“必須平安回來,老師在廣州等你凱旋!”。就這樣,揣著導師溫熱的祝福,還來不及未告知家鄉的父母,我踏上了去往武漢的高鐵。

        第二天經過多方準備和協調,我與救援隊一行在2月4日夜間20:30抵達了武漢高鐵站。面對高鐵上列車長和列車員們暖心的話語,武漢高鐵站的工作人員期待的目光,我們完全忘記了疲憊,都熱血沸騰,想要第一時間,奔赴戰場。

        導師溫炬教授送行

        前路漫漫,光明自在心中

        根據救援隊的統一部署,我們先來到指定住宿的區域落腳,在這里我們還看到了來自其他省小伙伴——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吉林),雖然我們互不相識,但同樣的隊服都讓彼此感到我們不只是一群人在戰斗,而是一場舉國的戰役。當晚,當地專家給我們簡單培訓,并建議我們 “睡眠時最好帶上口罩,沒有洗手前不要觸碰頸部以上區域” 。這一晚,不知幾人能夠成功入睡。

        2月5日,行動開始的第一天,我們受命接手改造三家“方艙醫院”的其中一家,即“江漢方艙醫院”(位于武漢江漢區武漢國際會展中心)。當晚10點“江漢方艙醫院”將正式開始接收病人。由于天氣寒冷、又要高頻數、長時間接觸大量病患,隨時有職業暴露的風險,我們其中一部分隊員自愿肌注了增強抵抗力的藥物(雖然有一定的副作用)。隨后,我們去現場熟悉了場地,看了消毒、穿脫隔離服的路徑、醫院各個設施的分布,并集中開了個小會。還記得我們當時問隊長“我們幾小時一個班?”,隊長回答“暫時不知道”,我們問“我們負責多少患者?”、“有齊全的防護用品嗎?”、“方艙醫院有足夠的衛生條件讓我們回來前徹底消毒嗎?”,隊長也只能回答“暫時不知道”。但是他告訴我們:“我們是應急隊,現在考驗的就是應急能力!一切我們就在摸索中前進。所以,第一批隊員我們要經驗最豐富的林醫生、賴醫生去,隨機應變,回來告訴我們,我們也好及時做應變和調整”。在江漢方艙醫院門口,我們最后聚在一起喊著“武漢加油!”,因為我們約定即便是同一個隊的隊員,之后我們也將各自隔離,避免交叉感染。

        那一刻我感覺自己就是一個斗士,前路雖漫漫,但光明在心中,兒時學的“視死如歸”大抵如此吧。


        秦思博士肌注免疫增強劑

        江漢方艙醫院(位于武漢國際會展中心)交接完成


        贏得快一點,痛苦短一點

        雖然各個部門都在配合一線醫生的要求,但剛開始的時候,方艙醫院的條件沒有普通醫院那么的完善,隊里給我們安排了安全觀察員,入艙前做我們的鏡子,保證我們做到最佳防護,等我們入艙交接班完成,再做下一班隊員的鏡子,為他們做更放心的消殺工作。后來,我們的“觀察員制度”推廣開來,被全國各醫療隊借鑒使用了。

        在艙里,我們隊的主要任務是接管西區所有的300名患者,負責他們的對癥治療,包括嘔吐、發熱、胸悶、呼吸困難等;登記一部分基礎情況較差的患者,和負責人聯系,一旦武漢市定點醫院有床位立即轉出給予及時的治療;如果有新患者入院,做好登記,和藥物的發放;盡可能安撫患者情緒,給予他們關懷。


        秦思博士穿防護服



        秦思博士解答患者疑問

        記得一名來自貴州的護士小弟弟說,“看著被病魔折騰的老百姓,真的好心疼,我們這一次那么多人,肯定可以打贏這場仗,但就希望能贏得快一點,讓他們的痛苦時間短一點、再短一點”。這句話,不就是我們所有醫務人員的心聲嘛!

        在江漢方艙醫院工作逐漸完善后,由于我們用最短的時間適應了工作環境并總結了大量經驗,我們又接到更加有挑戰性的任務:開辟新的戰場——“江漢開發區方艙醫院”。在這里我們作為主要的管理團隊之一,我們要培訓新來的同行們,讓更多的力量參與到這場戰斗中,這樣我們才能贏得快一點,痛苦短一點。隨著更多的力量和物質的加入,方艙醫院環境越來越好,出院的患者原來越多看,新收患者越來越少,我們有了更大的決心和信心。

        總結“廣東經驗”籌備開新方艙

        3.8送走江漢開發區方艙醫院最后一批患者,休艙


        后記

        雖然,那些日子幾乎每天都要忍受隔離服造成的肌肉勞損和緊箍咒一般的護目鏡壓得頭痛欲裂,感受到口罩里全是霧氣凝結成的水,順著脖子往里流到胸膛;需要面對至少80名患者查房、安撫情緒后的口干和聲嘶力竭,但是還是好懷念那些醫患之間的暖人點滴——“你們廣東來的醫生都好溫柔呀”、“你們廣東的醫生都很隨和,很好說話”、“你們廣東的醫生都好負責呀”、“謝謝你們護我們周全,還給我們發零食,我們都不好意思了”、“我們一定努力快點好起來,這樣你們就可以早點回家了!”。

        2020年開春,我領教過武漢深夜呼嘯的寒風,我沐浴過武漢清晨第一縷陽光。聽說武大的櫻花開了,開得特別美——我相信付出的真心也好,冒的風險也罷,春暖花開,一切值得!

        3.8休艙日收到特別的禮物



        奔驰彩票